我什么都没有

其实是个杂食 有几个cp偏好⬇️
觞恭
初夜
瞳沈
黑瓶黑
孙唐
太平×李隆基×崔缇 两两组合
知樱
夜月
沈沧
邪盟邪
莫福莫
狄芳
猫鼠
兰铃
一八

rps(前三个不分正逆):
关张关
黄梁
唐张
桃林
康诺(负罪感…)
普卫

❤️爱港乐❤️

2017-07-14

20141017 杭州《每日商報·她他週刊》 林夕:词人痴人

原来这个是出《都什么时候了》那时候的

林夕诗意词情:

我坐在第一排,闻到台上的林夕身上,有一股淡淡的膏药味。凑近他身边,更是清晰可闻。林夕说:“我一身的毛病,如果你问我现在最希望什么,我会说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我的颈椎以至于我的腰椎能够有一个小时没那么痛,我就非常非常快乐了。”这个愿望听起来颇让人心酸,可夕爷说这话的语气却显得轻松淡然。过了知天命的年纪,把人生风景都看透以后,他很清楚,“该来的总会来。”

林夕投射给年轻一代的心上,也有一股淡淡的“膏药味”,是失恋的时候单曲循环《不如不见》;忧伤的时候《再见二丁目》告诉你:原来过得很快乐,只我一人未发觉;在《开到荼蘼》慵懒的调调里游荡着随想。他创作的4000多首歌,是一剂剂疗伤的膏药,治愈我们懵懂的青春,印刻在我们的生命气质里。

当天林夕是作为“手机悦读会·名家面对面”活动的嘉宾在浙师大演讲。他穿一件浅蓝色衬衫和米白色外套,衣着和人一样淡薄。头发盖着眼帘,说话间不时抿抿嘴,笑起来有两个浅浅的酒窝。虽然他的人气绝不亚于一些明星,但他并不像明星那样有着在台前夺人的气势,他不善于表现,而是像一个邻家大哥哥一样娓娓道来,谈话间时不时来点小幽默,这种“无隔膜感”,也因为林夕挺愿意多说说自己的事。

绕不开的话题,一定是“写歌”。以前的林夕面对提问,会毫不掩饰自己的喜爱。他曾不讳言自己偏爱王菲和杨千嬅,说跟王菲是“无名分的夫妻”,又说自从听过杨千嬅唱《再见二丁目》后,决定以后都给她最好的,更用“自己的一块肉”来形容跟杨千嬅的关系。而今,面对“为哪位歌手作词最有感触”这样的问题,他只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一言难尽。”

在创作一首词时,林夕会私底下跟着曲的小样,一个人偷偷地唱很多遍。面对同学的求证,他挠着头,腼腆地笑着说:“我不喜欢唱,但是我有责任要唱,因为每当写完一首歌以后,我必须要跟着音乐,因为得看看歌词顺不顺,这是很重要的,这也是一个专业填词人必须付出的代价,得忍受自己那么难听的歌声。”三十余年的作词生涯并不像看上去那样轻松,当问及林夕有没有一瞬间觉得写太多词,有点腻,想做其他事时,他开怀大笑:“有没有一瞬间?哈哈哈,是常常。我常常会觉得,为什么活那么久、写那么久,还要写下去。我自己不腻,人家都腻了。可是总有一把火会蓄势在心里,当歌写不好的时候,火就会上来。但其实我有好多自己想做的事情,比如研究古玩。”

林夕信佛,他的歌词和散文中处处可见佛学的痕迹。他说,佛学中的烦恼可以分为贪嗔痴三种,“我痴得很,”林夕腼腆地笑着:“我是个词人,是一个诗人,更是一个痴人。人不痴就写不出有深度有生命力的歌词。”这一句话里,“词”、“诗”、“痴”的平舌翘舌转换发音,让说惯了粤语的夕爷,抑扬顿挫得有点吃力。他掏出一个烟盒,指着说:“这是我作为一个痴人很悲哀的一面。一个人很多东西都离得开,很多人都可以甩开,反而区区这点东西却抛不开,没有它就写不了好的东西。”他喃喃地说,其实我算是个非常有责任感的人,唯独那一次没有办法,制作人催说第二天就要交歌词,但我说可能有点问题啊,其实是那时候我住得比较偏僻,买香烟不那么方便,家里又正好没烟,所以索性就不写了。提起这段往事,林夕略显无奈:“其实我是想说,我们以为那么重要的东西,我们的人生、我们的快乐万万不能够建立在一些像这样的有害东西上,它不一定就是香烟,或许是一个人、一份工作。”

“无香烟,不成稿”的过往之外,林夕还提起一段心中的遗憾往事。很多年前,林夕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,知道他喜欢一个紫砂的茶杯,于是悄悄买下来,想在林夕生日的时候作为惊喜送给他。“那时候我比较年轻,不善于表达,也不善于掩藏。在朋友很开心地把杯子递到我面前的时候,我脸色一变,因为他买错了。”林夕模仿起自己当时变脸色的表情,像个不被允许吃糖的孩子。“本来他很兴奋地想送个神秘礼物给我,虽然买错了我还是应该表现出兴奋和感激,可因为我的直白导致演技不到位,被对方给看了出来。当时两人都很尴尬。”那时,年轻的林夕有一个执念,就是人一定要真诚、不能说谎,也不能有心计。但那件事情发生以后,他才悟出一个道理:人生还必须要学会演戏。“特别是你不愿意伤害的人,有时候你太坦白,反而会伤害了别人。如果那时候我的演技再好一些,这件事就皆大欢喜了。”常常对过往的经历进行反思和化解,是林夕生活中必不可缺的功课,他坦承:“人生是个不断领悟的过程,因为有了失败、误解,走了弯路,才会在一些痛定思痛中越来越成熟完美。”

除了海量地写词之外,这些年林夕也出过像《似是故人来》《知情识趣》等好几本书。林夕翻着手边的新作《都什么时候了》,一本正经地说:“其实啊,它也没什么好看的。”一上来就先自黑,让人忍俊不禁。林夕的新作中透露着很地道的香港情怀,港人的生活细节、生活态度。就像林夕说的那样,这本书会提供一些不一样的视角:“可能适合两种人吧,一种可能在平常比较关心我,但是他们也只能从歌词来了解我、来阅读我,想认识一个比较全面的真实的我,也许看我的散文是个有效的渠道。另一种可能是从来不认识我的人,这本书收录的所有文章都是来自一个非常诚恳的人,不介意揭露自己的缺点和隐私,把私人生活的小事、大事升华成一种感悟。我和很多人都生活在不一样的城市和不一样的环境里,相信这种感悟会有一定的参考价值。”

写词、写书的“正业”之外,林夕有很多爱好,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:“我本身是一个很有情趣的人,如果要问我现在最大的烦恼是什么,就是我有太多的情趣,但时间太少。”令他遗憾的是很多兴趣都没有时间培养,比如说阅读,一直以来有太多想看的书,还有一些与创作的本业完全没有关系的,比如他喜欢收藏、研究文物。他说:“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,走这一趟,值不值得是很重要的。我已经非常幸运,我的工作就是我的兴趣,但有太多的人终其一生都不知道自己要什么。”

日常生活中,林夕属于标准宅男,但他坚决否认自己“闷”,“因为我随时可以让自己很忙啊,比如要看那么多电视剧。”像韩剧、美剧、日剧这些年轻人大爱的消遣,林夕一个都不落下。尤其是之前炙手可热的《来自星星的你》,林夕说:“如果我能拥有一项超能力,我会希望自己是都敏俊。”当然不是因为都教授很帅,也不是羡慕人家拥有浪漫的爱情,夕爷的答案和他的人一样纯粹:“因为他可以活很长久,看很多书啊。而我只能够以有涯去征服无涯。我最羡慕他的就是从古籍一直看到现代的小说,有四百年的时间看那么多书,而且能够经历四百年的社会变迁。”


Q&A

Q代表她他周刊,A=林夕
(以下是根据见面会当天所有问答整理而成)

Q:你喜欢什么颜色?
A:我很多颜色都喜欢,主要是黄色系列的,比如泥土的颜色;还有红色系列的,红色变幻成的紫色;还有天空的颜色。千帆过尽,虽然我好多颜色都喜欢,到今天为止,我返璞归真,最喜欢的还是宋汝窑的天青色。

Q:你最喜欢的作家是谁?
A:首先是苏东坡,其次是张爱玲。

Q:哪种文学类型给你带来灵感最多?
A:诗词歌赋。

Q:现实和想象哪一个适合作为你写作灵感的来源?
A:很多时候,我们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当中,都是先有想象后有现实,可是创作来说,基于现实然后插入想象才是一个成功的创作,两者缺一不可。

Q:你觉得自己是男神吗?
A:神是很危险的,我是一男生。男生比男神要靠谱,因为男生好像都比较年轻,我宁可年轻我也不要做神,我是人,做一个人好幸福哦,拥有种种的烦恼,什么是烦恼呢,就是七情六欲啊,做了神,欲望都不能有啦。

Q:如果你能拥有一项超能力,你希望是什么?
A:我希望自己是都敏俊。因为他可以活很长久,然后看很多书,而我只能够以有涯去征服无涯。我最羡慕他的就是从古籍一直看到现代的小说,有四百年的时间看那么多书,而且能够经历四百年的社会变迁。

Q:大学生活给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?
A:训练我独立思考的能力和挑战权威的习惯。上大学的时候我常常会跟教授探讨考试的制度是否存在问题,结果都会和教授成为很好的朋友。

Q:用一个场景来描述你心中完美的爱情?
A:这样的场景都出现在我写的歌词里,有一些真、有一些假、有一些是我希望的、有一些是没那么希望但真实发生的。

标签:

全文链接 6热度 

评论
热度(6)
  1. 我什么都没有林夕诗意词情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原来这个是出《都什么时候了》那时候的
© 我什么都没有 | Powered by LOFTER